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公平正义的守门人——记禹城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魏远新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年06月02日

  公平正义的守门人

  ——记禹城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魏远新

  法自深处情更浓,于无声处撼人心。魏远新,男,汉族,中共党员,现任禹城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他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在平凡、平静、平常的审判监督岗位上默默无闻奉献着,用一颗对司法事业的热爱之心,不畏权势的公正之心,爱民如子的善良之心,谱写了一曲曲人民法官为人民的动人之歌。

  法槌堪比千斤重

  谈及案件审理,魏远新开门山地说,“法官一定要有责任心,不能让当事人感到后悔和失望。法官一年审理上百件案件,但当事人也许一生就跟法院打一次交道,审理不好可能会影响他们一辈子。”

  一次,魏远新接到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原告李某等四人起诉肖某等七被告。焦某(四原告家属)于在张某(被告肖某等家属)报名点处报名学习汽车驾驶。张某以驾校公司的名义招收驾驶学员。某日,张某驾车载着焦某和另两名学员去德州考试,途中与重型货车相撞发生了交通事故,导致焦某和死机张某本人当场死亡。

  事后,交通部门出具事故责任认定书,死机张某承担主要责任,货车死机承担次要责任。法院经审理后,判决由被告肖某承担主要责任34万元。34万元对一个农村的妇女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肖某得知判决结果后,情绪十分激动,对法院的抵触情绪很大,并多次到法院上访,要求一定要驾校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最终该案被再审,案子被摆到魏远新的桌子上,拿到案子后,他感到这个案子如果审理不好,极有可能引发一起重大涉诉信访案件。“法官的职责不仅是要审好案子,还要解决纠纷、化解矛盾,维护辖区稳定。”魏远新对法官工作的理解是多元化的。他通过仔细查看卷宗材料,理顺其中的法律关系。四原告放弃对驾校公司的权利后,被告驾校公司是否要对死机张某的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这才是被告肖某不服判决和案件审理的关键。

  “驾校公司作为有驾驶员培训资质的培训机构,收取了包括死者焦某等学员学费后,将培训行为交由张某行使,未尽到安全监督义务,理应对张某本次事故所导致的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魏远新根据查明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作出了由驾校公司承担张某本次事故所导致的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判决。

  肖某收到判决后,激动的痛哭流涕,握住魏远新的手不停地说道,“魏庭长真是救了我的命啊!”魏远新语重心长地说道,“肖某也许一生就跟法院打这一次交道,但是如果该案审理不好就可能影响了她一辈子啊!”

  “公平正义”的守门人

  山上山下长歌行,案里案外苦经营。在平凡、平静、平常的审判监督工作中,禹城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魏远新忠实履行了公平正义守门人的职责。

  审判监督庭是一个综合业务性强、知识面广,法律政策性强的职能庭,审判监督工作又是人民法院内部保证案件质量、加强自我监督、确保严肃执法的最后一道关卡。为了搞好这一项工作,魏远新调动全庭干警工作积极性,增加干警责任感和争先创优意识,确保案件优质高效的审理。

  一次,魏远新审理了一起中院发回重审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原告贾某拿了7张欠条起诉被告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马某,要求被告偿还欠款共计150多万元。

  通过查阅案件材料和证据,魏远新考虑到,因为自然人间的借款属于实践合同,只有当借款人实际收到了出借人支付的借款后,借贷关系才成立。虽然原告贾某拿着7张欠条,但是在庭审中,其却无法提交实际交付借款的证据。也不能提交其所说的委托其女婿苏某借款给被告的证明。所以,最终驳回了原告贾某的诉讼请求。

  魏远新说道:“民间借贷纠纷看似简单,但往往民间借贷关系行为与高利贷、非法集资、虚假诉讼等违法违规行为交织在一起,增加了审理案件的难度。审判监督工作是人民法院内部保证案件质量、加强自我监督、确保严肃执法的最后一道关卡,任重而道远。”

  倾心调结“车轮”官司

  “妻告夫,夫诉妻,爹妈告儿子,儿媳讼公婆······”,自2012年起至今,山东省禹城市张庄镇某村的一家五口人,5年时间内,打了7场官司。恩怨波及两代人,一家人因矛盾纠纷不断起诉、上诉,轮番奔波在法院路上。 2017年4月12日,他们终于在禹城法院法官的调解下,化干戈为玉帛,握手言和,结束了一家人“车轮”式的诉讼之旅。

  程英与郭良于2008年6月份结婚,婚后生一男孩,和公婆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婚后由于郭良去北京长期打工,小两口聚少离多,因家庭矛盾,感情逐渐出现裂痕。2012年5月份,程英将郭良告上禹城法院要求离婚。然而,郭良却不同意,法院判决两人不准许离婚。

  然而两人的感情并没有随着一纸判决书而弥合。2014年7月,对婚姻感到心灰意冷的程英再次向法院起诉离婚。这次,对婚姻“寒了心”的郭良,同意了程英离婚的要求,法院依法判决两人离婚。

  一审离婚判决文书生效后,郭良却将程英上诉至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法院对两人所属楼房进行分割,中院发还原审法院重审。

  禹城法院组成新的合议庭,经审理后认为,程英和郭良争执的楼房所属纠纷,超出了离婚案件审理的范围,本案对房产问题不予处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久,程英和郭良却双双接到来自禹城法院的传票,郭良的亲生父母郭某亮和孙某敏,以他们“不当得利纠纷”为由将他们告上法庭。原来,2012年1月份,原、被告居住的房屋被拆迁,程英领取了全部应得拆迁款85000元,并将这些钱用于购买楼房,成为和郭良的共同财产。原告认为所拆迁房屋是两被告婚前由原告所建,被告属于不当得利,应当返还给原告。2016年5月份,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一审判决两被告返还原告85000元。

  一审判决文书生效后,郭良对判决内容倒是没说什么,但是程英不服一审判决,情绪激动,并提起上诉,上级法院又将此案发回禹城法院重审。

  从头到尾爬梳这家人的矛盾积怨以及多场官司,让承办法官魏远新意识到,判决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更加积重难返。这家人需要的是一个感情的出口。于是,开庭前,法官单独留下程英,让其他人都在法庭外等候。法官魏远新引导她讲出心中所有的话,与本案有关的、无关的,只要是她想一吐为快的。终于,调解的突破点出现了。首先,程英是性情中人,她要的不是钱,而是郭家对她的一个态度。她说,自己嫁给郭良后,风里来、雨里去的,这些年也为这个家付出了不少,可是郭家人却不领情,在乡邻面前说了她很多“不是”,让她抬不起头来,她觉得很委屈。

  等程英讲话的语速慢下来后,法官告诉她:“现在老两口的处境非常艰难,孙某敏偏瘫,生活难以自理,两位老人没有什么生活经济来源,房屋拆迁后又无房可住,现在借住在村委会大院里,着实可怜。虽然你和郭良离了婚,但是,两位老人毕竟是你儿子的亲爷爷和奶奶,相信,你的儿子也不会忍心看到两位老人无家可归吧·····”接着,魏远新又从法律角度给她做了认真的分析,一番析事明理后,她心平气和地接纳了法官调解结案的建议。

  随后,魏远新又单独和郭某亮和孙某敏老人推心置腹地谈起了心:“老哥、老嫂子,凭良心说,这些年程英在你们郭家也并非一无是处吧,这个家,多多少少也有程英的贡献·····”一席贴心话下来,老两口紧张的面容逐渐放松下来,不住的点头。

  经过魏法官4个多小时的释法明理,双方的思想工作做通了,都表示愿意做出让步,在法院的家事圆桌调解室里,五年内经历了7次官司的一家人,第一次心平气和地坐在了一起,彼此道出宽容和理解的心里话。最终,经过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协议,程英一次性返还郭某亮和孙某敏房屋拆迁款6万元,两位老人欣然接受。从此,一家人均表示以后再不诉讼。

关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禹城市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禹城市行政街293号 电话:0534-7266086